藏头诗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顶部

首页 > 散文阅读 / 正文

网【二】

admin 2021-10-09 散文阅读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昨晚,零时,手机传出熟悉的短信铃声,拿起床头的手机,两眼蒙胧去看短信,心想:是谁这么晚了,发什么信息,烦死人了。手机的屏幕上:江成哥,我是嘉嘉。刹那,觉得手机的短信清晰,明亮了,心中的怨恨也去了九宵云外。文字的温馨,撒娇让我有了久违的温暖,亲情,还有意外的喜悦。
  我急忙回:在我空间看了我给你写的文字吗?
  心想她怎么有我的手机号?噢想起了,中午和嘉嘉在QQ里聊天时告诉她了,让她上网聊天时候给我发短信
  嘉嘉短信回:说不出话了.....嘉嘉流泪了.....我有那么好吗?
  我回短信:你人比我写的还要好,你流泪了,是感动了吗?
  嘉嘉短信回:恩!嘉嘉感动了。
  这一刻,我的心触动了,我的人生里第一次有个女孩看了我的文字而感动流泪,苍白无力的生活让我久违了感激的情感。今天嘉嘉的流泪,让我流动着最自然的感激的情感,在心灵的深处并发出了情感的美丽,有了她人为我流泪的幸福,也知道了幸福是花一样的灿烂、温情。
  嘉嘉有着花落、月亏都落泪的善良,我不能用感情包裹的廉价的情欲去触碰她像雪域高原一样纯净而原始的世界,我要用纯净文字、心灵去呵护她,我不能用世俗的妻子、情人去污染属于她的洁白,她只能是我的邻家女孩,或是我生命里的红颜知己
  今天中午,我打开了昨晚关机的手机 ,不一会,来了短信,是关机时,嘉嘉打我手机的短信通知。
  心想:嘉嘉昨晚没睡,有什么事情要说。我拔了她的电话,通了,不接……
  心里有了一丝担忧,怎么不接电话呢?
  当我要给嘉嘉发短信时,嘉嘉来了短信,“怎么拉,江成哥?”
  “怎么不接电话?”
“不敢!”
  “为什么?”
  “我自己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和成熟的男人相处,呵呵!不知道说些什么?”  
  嘉嘉短信回:“一会儿去上网。”
  “好!下午3点,我等你。”
  
  此时,想起朋友的婚期了,打个电话去问问,可电话里的铃声不是我朋友的,明白是打错了,慌忙按了拒接键,拨的电话是嘉嘉的,心想:今天怎么啦?
  这时嘉嘉来了短信:打错电话了。
  我回了一句:人若有情心亦乱,心手不调偶出错。
  
  到了下午3点,嘉嘉因在家里画画入迷,忘了自己的约定。我发了个短信:“等十分钟了,还没上网啊?”
  这时有朋友找我有事去了。
  嘉嘉给发了几个短信,我没有时间回,在短信里,问我是不是生气了,对不起啊,解释失约的原因。
  看着短信里的文字,心里温情而感动,嘉嘉把我当成了喜欢她爱护她哥哥了。在家里,我是老小,我有了体会到了做哥哥的幸福了和责任。
  我急忙去了网吧。
  在QQ里嘉嘉还是问:“生气了吗?”
  我回:“我有事忙,没有时间回信息,不是生你的气。”
  
  “嘉嘉:可以做我的知己吗?”
  “我还小,你可以找一个成熟的女人做知己。”
  “没有沾染世俗东西的女人是纯净的珍珠 ,沾染世俗的女人只是鱼目,女人的成熟只是沾染世俗的东西,所以她永远不会是谁的知己”
  
  嘉嘉:“怎么不说话了,生气了吗?”
  “没有,是怕你。”
  嘉嘉:“怕我什么?!”
  “怕你生气而憔悴。”
  他今天去北京,我做了糕点给他,他不要。
  我感觉到了嘉嘉的心里的一丝哀怨,我打出“花开自含情、水流它无意”的文字不敢发送,我怕嘉嘉看了,让她有了更多对心爱人儿的哀怨,让她的心情多了份忧愁、伤感。
  
  嘉嘉:“能说说妻子、情人和知己吗?”
  我回 “离身体最近的是妻子,离精神最近的是知己 ,离金钱最近的是情人……”
  嘉嘉 :“不明白,好像有道理。”
  
  现在是0点46分,和嘉嘉还在QQ里聊天,也该下了,明天我有朋友要结婚了。

【责任编辑:男人树】

                         (散文编辑:藏头诗)

Tags:网【二】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猜你喜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