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头诗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顶部

首页 > 精选故事 / 正文

欢畅是苦楚的铠甲

shuoshuokong 2021-10-08 精选故事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去年冬天,因为工作的缘故,我认识了侯老,年过花甲,剪了个小平头,头发浓密但已花白。交谈之中,我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喜欢:喜爱写文章,喜爱旅游,喜爱摄影,喜爱玩游戏,喜爱制作短片,喜爱看美女……

侯老最爱玩的游戏是《地雷战》,他说小的时候是看抗战电影长大的,,他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亲临战场用刺刀和日本鬼子血拼,可只有游戏才干帮他实现这个希望。接着,他还给我看了一些他恶搞的影片,乐得我们肚皮乱颤。他说他还在学习中,总有一天,要拍一个自己的微电影。他童心未泯,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让我激动。

我就在想,要是我也老了,一定也像他一样,玩自己做的游戏,看自己恶搞的电影,快乐地疯掉。

侯老热爱文集,虽然他说自己只有初中文凭,但十分热爱导语,并在闲暇之余进行创作。他的作品充溢了讥诮色彩,他给那些文章汇总到一起,自己装订成册,取了一个书名,叫《谐谑集》。

当时我就怂恿侯老“开博”,把自己的荒谬集放在上面,让大家共赏。他立刻就喜爱了这个新生事物,并给自己的博客起了个名字——“老顽童之家”。

有了深度接触之后,我知道他是一个失孤老人。他45岁时,儿子出了车祸,20多岁的大小伙子,说没就没了。这世上没有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可悲的事了,况且,那还是他的独苗。

他犹如一块正在燃烧的炭火,猛地被泼了一盆冷水,生活里的热心一下子全熄灭了。他和老伴儿一起瞬间苍老下去,老伴儿憔悴得更厉害,经常是一整天一言不发。他想,孩子没了,可生活还得持续,不能就这么垮下去。在黑暗的炼狱走了一遭之后,他终于顽强地挺了过来。

他了解用快乐去覆盖苦楚,也了解用快乐去劝慰老伴儿,陪老伴儿一起去旅游,一起去实现年轻时没有完成的事。

他像一个贪婪的孩子,不断地在生活的矿井里挖掘快乐的金块儿。这不,我刚听说他开通了微信,并有了自己的大众号。他幽默谐谑的文章通过新的途径又传播出去了,给很多人带去了快乐。

再见到侯老的时候,他的怀里抱着一个3岁大的孩子。他美滋滋地对我说,这是他和老伴儿去孤儿院领养的。他说这是上天给他们的礼物。“我要给孩子拍很多短片,一直到他长大。”侯老的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高兴。

家里的墙上还挂着去了另一个世界的儿子的照片,但侯老已不再那么悲伤。他领悟到,不舍得丢弃回忆的人,也可以很快乐。曾经的美好,都是宝藏,是永不过期的支票,可以用来支取快乐。

狄金森在一首诗中写道:“受伤的鹿跳得最高,受锤击的岩石飞迸,被践踏的钢条反弹,那格外红的脸颊,是肺结核在叮咬……欢畅是苦楚的铠甲。”苦楚来袭,就用快乐去抵御吧。只有让苦楚止步,幸福才会上路。

小蚂蚁美文网

Tags:欢乐   苦的   铠甲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